单婧妍当天问皇帝的时候,其实还有几分不忍的,她想他拒绝的话,那么她肯定不会走到最后一步。毕竟多年夫妻,刚开始她确实也曾年少慕艾过。 但是当那个“好”字从皇帝的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单婧妍的心里也说不清楚,她到底是失望还是解脱。 常言道:至亲至疏夫妻,古人诚不欺我!帝王家果然没有什么情意可言,甚至还比不过暮云对她得情意。想当初他也算得上是个雄才大略的君子。谁曾想他做了帝王之后竟会如此多疑,心胸狭隘。也许自古帝王多猜忌,心胸宽阔的地位自古以来就没几位。 不过,就因为他这个“好”,单婧妍总算在心底给自己找到了动手的绝佳理由,如今她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因为身后已是万丈悬崖,只能披荆斩棘向前。往后退她就只能是粉身碎骨,为了那些支持她的人,为了父兄她只能往前,绝不能退后。 所有的一切都按计划行事,她前脚才刚离宫祈福,后脚宫里太后娘娘就身体不适,长子和次子还有幼子在自己的提点下正常上学生活,平日下学了就去慈安宫侍疾,宫务不出意外的话,太后会交由方德妃和邱惠妃共同主理。只是两位妃子也就是曾经的两位缙王侧妃娘娘,她们宿怨颇多,又怎肯齐心协力打理宫务,趁着她这个正宫皇后不在,恐怕是先收买人心安插眼线才最重要吧。 至于皇后不在宫规瞬间变的松散混乱,这么点小事又岂是她们会在意的事?横竖这个后宫管不好还不是她这个正宫皇后的错处吗,这些人巴不得多给她添些乱才好呢。 宫里的老人们忙着争权夺利,新人们则各个使出浑身解数来争取成为皇帝的新宠。可是让众位新旧后妃心里不忿的是,皇帝竟然在一次宫宴上相中了一个跳舞颇好的宫女,当晚就封了宝林没多久又越级升至才人,各种封赏和恩赐更是多不胜数,简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令阖宫侧目。 这位马才人,据传祖籍金陵府,金陵秦淮出美人,她身段妖娆,舞姿妙曼,擅长水袖舞。可是后宫有哪个女人是简单的呢?其他的妃嫔们也都不是吃素的,眼见一个宫女就要爬到自己头上了,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不矜持了,今日这个送补汤、明日那个送点心。 于是只要皇帝一进后宫,不是偶遇这个妃子在花前起舞就是碰到那个美人在月下抚琴,再不然就是碰到某个昭仪在吟诗作画,不过经她们各种勾引,各种偶遇果真有那么两三个妃子入了皇帝的眼,挣到了几分宠幸。 而马才人最近被皇帝宠幸的有些不知所谓,现在见有几个妃嫔分薄了自己的宠爱,心里自然是十分不忿的,于是她便心生邪念,托了与自己同乡的小太监从宫外买了一些她们金陵那边一种独特的助兴香料放在自己的宫殿里焚烧。 原本这些香料对正常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大碍,偏偏皇帝早些年曾身中剧毒,因为剧毒他子嗣困难,一直暗中调理着身体,近一两年才慢慢的好了一些。 很不巧马才人点的那个助兴香料中恰好有一味香料与皇帝现在所吃的药物相克。因为是后妃的私下行事,自然不会有御医瞧见。 那晚皇帝正好刚喝了补药,原本是想着到马才人这里消遣一番的,结果刚坐上帝位没几年的仁宗皇帝,就这么把自己的命给消遣没了。 与此同时,温廷舟和徐家的人也把皇帝的几个幕僚暗地里斩杀,尤其是南风馆的老板弄玉,南风馆可是皇帝收集消息的来源。 皇帝突然暴毙,单婧妍自然是连夜赶回宫里,天亮了后宫里就敲起了丧钟。京城的来百姓们都十分惊讶,不光平民百姓就连那些高官权贵,宗室等人也都是十分讶异。 皇帝得死说起来有点不光彩,当然,这是单婧妍回宫后“查”出来的事情经过,给了后妃与宗室的一个说法。 不管他们信不信,总之也是对皇帝的死有个交代了。对外,仁宗帝作为一国之君,宗室总要给他留些体面,不得已只说皇帝是得了急症去了,当然单婧妍刻意压制了消息,至于怎么压制就是她说了算了,那些消息灵通的勋贵和高官之家自然也“隐隐”听到了风声。 皇帝这个死法让他们都不由地想到前阵子他行事确实比较荒唐,现在人都死了,他们难道还要去和皇后做对不成?因此京城高官勋贵人家也都默认了此事。便是偶尔有几个稍有质疑的声音,但也很快被镇压了下去。 为了这事,单婧妍谋划了至少有十年的时间,自然不会给那些怀疑的人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她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即使不慎失手也不会牵连到她的身上。就连单家,都没人知道她一早做了如此的打算。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她知,就连为她办事的春晓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呢。 单婧妍现在十分庆幸苍天有眼,让她所有的计划都完成的这样顺利。 仁宗皇帝死后,自然就是新帝继位了。毕竟是嫡长皇子继位,一切都是名正言顺。没人会阻碍,阻碍了也没用,三个皇子俱都是皇后所出,后宫也就只有一位庶出的公主而已,其他妃嫔都没有生养子女。 而如今升为太后的单婧妍终于松了一口气,仁宗帝下葬的那天,她似乎在梦中见到了已经面容模糊却依旧气宇轩昂的父亲,也许,冥冥之中,一切都有定数。是你的终是你的,不是你的即使费尽心机也长久不了。 这一生,她能够走到这个权力的顶点,对她而言已经是再无遗憾,即使她死后要入十八层地狱,但是她丝毫不曾后悔,因为该报的仇她已经报了,该守护的人也已经守护好了,她这辈子总算是没有白活一回。 当暮云站在仁宗皇帝的葬礼中时她还恍恍惚惚的,直到现在她也没能搞清楚皇帝怎么就突然就殡天了,她得到的消息说皇帝走的还十分难堪,而且她也不清楚原本该在京郊护国寺祈福的皇后是何时回宫稳住局面的。 但是看着人群最前面身着太后规制丧服的单婧妍,暮云心里清楚,她不需要深究皇帝如何殡天。她只要知道这一局没有硝烟的战争是皇后赢了,亦是他们站在皇后身后的人赢了就够了。 仁宗皇帝逝世第十天,嫡长皇子元靖顺应民意继承皇位,年号贤宗,尊母后单婧妍为皇太后,原太后娘娘为太皇太后。单家作为如今太后的娘家,再也不需要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就连如今的成国公单渊和被贬到东北去的单峻俱都被召了回来。 一切变故都在暮云恍恍惚惚,不经意间就已经尘埃落定,虽然她不知道所有的情况,但是不管过程如何,现在的结局对她和她的家人来说都是最好的。 她明白既然享受了这其中的便利与荣华,她便不会矫情的去批判什么。前世不是有句话说,如果你觉得岁月静好,那一定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这一日暮云进宫看望如今的太后娘娘,明王妃和元初栀也在。周清在新帝继位后,自然投诚,单婧妍和新帝并不是仁宗那样心胸狭隘的人,自然周清依旧还是刑部尚书。毕竟周清这个人,才华是有的,人品也不错,并没有对单婧妍和新帝母子做过什么不好的事。 只是他和元初栀倒是越走越远了…… 如今看着身边的人们,暮云心里也是安定了,告别太后出宫后,暮云站在康定门下,看着从门外不远处走来的纤瘦却高大有安全感的身影,暮云笑得甜蜜,她知道这人堵上身家性命给她和孩子们挣来了这么一世的富贵安逸,她只管好好的珍惜,平安喜乐的过完这一生! 逆着光温廷舟来到暮云面前笑着牵起她的手,把她送到马车上,然后骑着马和暮云一起回家…… ------题外话------ 本书到这里就完结了,不会有番外!谢谢开书以来大家的陪伴和支持。我知道我的文笔不是特别好。但是这本书我也是花了心思的,虽然总体来说不算特别出彩,人物设计得不够丰满,描写和一些词句都不是特别优美动听,逻辑也有些乱。但是我还是花了222天把这本书写完了。 感恩这222天有你们的陪伴。鞠躬!!! 新书会在这个月内开,希望大家还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

章节目录

重生之夫荣妻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吴千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千落并收藏重生之夫荣妻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