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敏也跟着跪下,没有开口喊公公,在许尚书回来前一刻,她拿到了许林给的和离书。 “媳妇,你不用护着他了!这个逆子什么性格,我比你清楚。今天我就是把他打残,也绝对不会让他与你和离。” 许尚书停下来,气喘吁吁,要不是赵小敏阻止,他还要打,根本不相信规规矩矩留在家里守家的媳妇,才是那个提了和离的人。 “自然是我提的。”许林忍着背上钻心的疼痛,咬牙道,“爹与其在这里打我,不如早点送赵姑娘清清白白的回去,多留一刻,免得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 “逆子!” 许尚书又不傻,许林这话什么意思,他听出来了,人家姑娘嫁进门三年,到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许林自己走回了院子,等看见来来往往已经在收拾赵小敏东西的侍女,猛地想起来,这个院子以前是自己的,但是改成婚房后,三年来都是赵小敏在住,现在到处都是赵小敏生活过的气息,处处透着女儿家的精致。 转身准备离开,刚好遇见回来的赵小敏,双眼通红,淡定的对上视线,许林莫名觉得心虚。 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从成亲就没有碰过赵小敏,那不是尊重,是对一个女人极其的侮辱。 “这里本就是你的院子,没道理我占着,你就要走。”赵小敏擦身而过,留下一句不轻不重的话。 按照许林的脾气,这会儿肯定就这样离开了,但这事是他不对,临了还给了赵小敏怎么一个没脸,便又没有走,反而跟着赵小敏进屋。 主屋里的东西没有动,赵小敏进去就坐在临窗的榻上发呆,见许林进来,还愣了一会 “我,我不是有意让你难堪的。”许林略显局促的道,“想着日后你再嫁的话,夫家也能因为你……对你好点。” “是吗?”赵小敏明明在笑,却带着几分自嘲,“你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别人会相信京都第一浪荡子,成亲三年,媳妇还没有开苞吗?” 许林喉头一梗,没想到赵小敏说话这么犀利,莫名有点脸红。 当初逢场作戏是玩了几个女人,但是从心里有个牵挂后,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在外面乱来了。 一个大男人为了一个注定得不到的女人守身如玉,这话许林可说不出来。 “他们敢!”许林粗着嗓子喊道,“要是有人说你闲话,就让人来告诉我,我去教训她们!” 赵小敏定定地看着许林,一直想要这个男人维护自己,这话她等了三年,却是在和离书到手才听到,晚了呢…… 重重吸了一口气,赵小敏重新展颜,红肿的眉眼,让她染了几分楚楚可怜。 “我从来没有和你在一起喝过茶,你可能不知道吧!我煮的茶味道很好呢!” 小女儿的娇态,让许林说不出拒绝,忍着背后火辣辣的疼痛,他在茶几前坐下。 茶香怡人,也不知道为何,许林觉得对面煮茶的纤纤玉手很撩人,喝了两杯茶后,许林觉得自己好像醉了。 脑袋昏昏沉沉,看见什么都是幻影,浑身的血液热油锅里奔过一样,连背后的鞭伤也不疼了。 朦胧间,他看见哭得梨花带雨的姑娘,站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冰凉的手抚慰了他火热的心。 被推倒在地上,许林已经忘记了疼痛,只知道那只手就是他降温的渴望。 所有的束缚被解除,所有无处安放的热情,也有了发泄之处。 在云端沉沉浮浮间,有水滴砸在脸上,身上,许林莫名觉得心疼。 “我疼你……” 水滴砸得更欢了,犹如雨天屋檐下珠串一样的雨帘,凭着本能,许林翻了个身,用自己去取悦那泪如雨下的人。 这一夜雨打芭蕉,拼着一腔无处诉的悲情,娇花豁出去的决绝。 大雨无情,但世间万物,缺它不可。 爱恨交织,编制成一场别开生面的情事,风云涌动,情海翻腾。 待云消雨歇,已经月上柳梢头。 黑了好久的屋子,终于掌了灯,木然的把一件一件衣服穿上,惨白的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系腰带的手抖的和秋风里的落叶似得。 但赵小敏没有喊人来,咬牙坚持着穿戴整齐,又梳了妇人一个发髻,看着橙黄镜子里的自己,第一次觉得看着这个发髻理直气壮,不心虚。 走到床前看了一眼睡得天昏地暗的男人,那张俊秀的脸,她朝思暮想了许多年。 想要成为他的女人,赵小敏心心念念想了五年,现在真的水到渠成,脱了顶着妇人头衔做了五年姑娘的帽子,心情异常的平静。 真的到这一刻,太过平静,反而让赵小敏难受了。 “许林……”沙哑的声音,带着未消的余韵,“我用了三年费尽心思嫁给你,苦守了你三年,今天晚上是我给自己的一个交代。” “原来和你真的合为一体,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欣喜若狂。多年的夙愿了了,我也彻底放下,此次一别两宽,愿你安好。” 如卸重负一般,赵小敏最后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许林,母亲给的压箱底的东西,果然好用,许林这一觉醒来,恐怕她已经远走高飞了。 开门出去,侍女已经守在门口,看见走路都打摆子的赵小敏,担心不已。 “主子……” 赵小敏摆摆手打断她的话。 “走吧!” “可是……你……”已经是姑爷的人了,现在走了,以后怎么办? 侍女的话没有机会再说完,赵小敏推开她,径自下了台阶,掩在裙下的双腿在颤抖,单薄的脊背却挺得笔直。 无奈追了出去,主仆两人相扶着离开了住了三年的尚书府。 早就有下人去禀报了许尚书夫妇,两人匆匆忙忙赶来,赵小敏已经坐上了马车。 “小敏,你别走!”眼见着马车就要离开,许夫人急忙喊道。 赵小敏示意侍女撩起车帘,一脸平和,嘴角还带着笑。 “这些年来,多谢夫人和大人照顾,小敏铭记五内。” 整个人撕裂了一样的疼,也不拘礼了,赵小敏没有下马车。 喜欢农家小辣妻请大家收藏:()农家小辣妻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农家小辣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问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问宁并收藏农家小辣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