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娘带着两儿两女下船。 雍容华贵的妇人,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沉稳非常的王后,见到岸边的那一抹身影,却再也没了往日的模样,一路小跑着从跳板上奔向陈瑜,最终呼唤着:“瑜姐姐,我回来啦。” 陈瑜张开手臂,堪堪把人接住:“好,好,回来就好。” 芸娘眼圈红红的打量着陈瑜:“瑜姐姐的驻颜术真是厉害,这可是赚钱的好方子,这次回去就要带走。” “你啊。”陈瑜笑望着后面的几个孩子:“都是当了娘的人,竟还这般不稳妥。” 芸娘回头看了眼:“有点儿多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不知羞。”陈瑜看得出芸娘过的很好,心中大安。 芸娘却说:“瑜姐姐一直惦记的人,我也给你带回来了。” “谁?”陈瑜问。 芸娘指着船上下来的孕妇:“是她。” “如意!”陈瑜愣住了,她记忆里,如意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不管是为了什么吧,反正亲自把自己送去的大宛国。 后来她不是没问过,可任凭谁都找不到如意的下落,没想到竟和芸娘一起回来了。 如意下船,笑意盈盈:“瑜姐姐,如意也回来了。” “好,好,咱们先回家再说。”陈瑜带着芸娘和如意去了食府后面的宅子里。 落座之后如意才说,原来大霁国攻城之时,她男人就先一步把她送走了,她得知芸娘在陵岚国,就投奔去了。 陈瑜感慨人世间的缘分还真挺奇怪的,看了眼如意隆起的腹部,如意垂眸:“他站死了,我在陵岚国又嫁人了。” “不提那些。”陈瑜感觉到如意情绪低落,急忙说。 如意笑了笑:“是啊,人活着就要往前看,能再回来大霁国,我就满足了。” 就在几个人正说着话的功夫。 外面来了一拨人,为首的是武兰芝。 不等武兰芝入门,另一波人也过来,为首的妇人过来给武兰芝行礼。 武兰芝立刻还礼:“尚书夫人客气了,您这是?” “看女儿。”尚书夫人和武兰芝携手入内。 如意看到了母亲,眼角含泪奔了过去。 武兰芝见到芸娘,更是拿了帕子频频压着眼角。 陈瑜见不得这样的场面,躲开了,吩咐食府准备席面招待客人。 万国商会过后,芸娘要回陵岚国,自是与亲人们依依惜别。 如意也要一并回去,家里人更是舍不得。 这一次,两国通商的方方面面都谈妥了,只是芸娘也好,如意也好,毕竟都成家了,所以不能久留。 尚书夫人送了不少丫环婆子照顾如意,如意这一胎势必要在船上生产的。 依依惜别之后,陈瑜便开始筹备把乔记的生意放权下去,改变原有的经营模式,需要时间。 这一年,十月。 陈瑜终于轻松下来,每天都在庄子上侍弄花花草草,引之和笑笑各有各忙的,齐宇珩就陪着陈瑜,不管做什么,就像是寻常夫妻那般。 十月二十六清晨。 陈瑜入平常那般起床收拾妥当就去了庄子,正在检查今年花圃的花儿,听到了一声轻呼:“阿瑜。” 陈瑜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回头就见一身白衣的卿长歌抱琴站在不远处。 “你怎么来了?”陈瑜笑了,迎了过来:“长乐宫不忙了吗?好些年都见不到你呢。” 卿长歌笑的温和:“但,今日得来见阿瑜。” 陈瑜还没等多想,就听到又有人叫她:“阿瑜。” 一回头,陈瑜看着翻身下马的萧怀瑾,有那么一点点儿不自在,微微俯身:“萧将军竟也来了。” “何止,后面还有人呢。”萧怀瑾笑望着陈瑜:“看来,燕归把你照顾的很好。” 陈瑜立刻点头:“是的,我过的很好,你呢?” “还好,如今……。” “他现在奉旨娶妻,哈哈哈。”齐宇珩笑的很大声,甚是猖狂。 陈瑜剜了他一眼:“看你,成什么样子了?” 齐宇珩立刻收敛了笑容:“回家吧,孩子们都回来了。” “都回来了?”陈瑜惊了:“怎么都回来了?” “因为今天是我妻的生辰啊。”齐宇珩伸手握住了陈瑜的手,微微用力:“嗯?” 陈瑜了然,自己的生日只有齐宇珩知道,这生日是给原主过的,不过,她现在真不在意这些了,其实一直也没在意过。 陈瑜想念自己的孩子们,加快了脚步。 齐宇珩落后一些偏头看了眼萧怀瑾,语气不善:“你还贼心不死吗?” “当年,我只是输在了错失良机。”萧怀瑾并不客气,转过头:“长歌准备了什么好曲儿?” 卿长歌哈哈一笑:“你们聊,我陪阿瑜去。” 乔家门口,乔文一家五口,最小的还抱在怀里。 乔斌一家四口,玲珑还大着肚子。 陈瑜心里欢喜啊,看看吧,乔家的人丁兴旺的很呐。 一转头看到齐北宸身边的乔筠竹,陈瑜眼珠子都瞪起来了,要不是担心二儿媳妇儿心里不好受,陈瑜都想要臭骂齐北宸一顿,这后面跟了五个孩子了,乔筠竹竟然又怀孕了!夭寿了啊,这么生下去,简直……太吓人了啊。 “都别站在这里,赶紧安置了,玲珑啊,你小心点儿,莺歌,快扶着。”陈瑜说着。 乔筠竹抿了抿嘴角,有些委屈:“娘,你眼里只看到二嫂怀孕了,那我呢?” “你?你问问你身边的人,照顾不好还一直生吗?我这会儿管着是乔家的事情,齐家的事情你问太后去。”陈瑜到底是没忍住。 “哟,亲家母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快点儿,把皇后和皇孙皇孙女都接走,咱们先回家去。”姜曦笑吟吟的过来了。 陈瑜转过头:“咦,你倒是会找时候啊,得了,让他们小的都走,快随我进屋去,咱们喝茶。” 这边各回个家,乔文和乔斌都有宅子在,齐北宸和妞妞就住在老宅里。 姜曦和陈瑜落座后。 陈瑜便叹了口气:“太后啊,筠竹生了太多了,可不行了,我当岳母的没法说,你这当娘的可得提点提点,怎么还能没完没了了呢?” 姜曦立刻点头:“说的是!瞅瞅把筠竹累的,等我回头肯定要敲打他的。” 席面摆开。 陈瑜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呼啦啦跪倒一大片,叫母亲的、叫奶奶的、还有叫外祖母的孩子们,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人生至此,她知足了,陈若瑜,你该安心了吧?

章节目录

农门寡母:种田发家养包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般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般若并收藏农门寡母:种田发家养包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