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青色的尸身成了大楚和燕王府停战的先决条件,而此次秘密议和的人居然是燕王尚克勤和秘密赶往陕城的永和帝,这昔日的帝王与臣子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可最终双方人马散去的时候,却同时开始抽调自己的兵马,好似随时都有一场生死搏斗。 事实也正如众人所料,慕容青色的死亡终究是没有瞒得住,就算另一批援军被燕王府的人尽数斩杀,可这一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西夷王得到这一消息的时候,第一个受到冲击的必然是平西侯言律,可奈何他一早就有准备,所以那身赴边疆的人虽然死伤不少却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只是这伤亡比起之前大了不知多少。 西夷就像是疯子一般开始扫荡大楚的疆土,甚至分出一批人开始进攻燕王的属地,可进程也并不是很顺利,甚至还有被人半包围的趋势。 而同时让人震惊的还有另一件事情,尚克勤的胞弟尚可年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出现过。 面对这样的变故不少人有了诸多猜测,然而此时的燕王府却是另一番场景,尚克勤瞅着被关在密室的尚可年,声音中夹杂着些许无奈:“真的要离开吗?” “嗯。” “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嗯。” “你和她的感情……” “我与慕容青色之间的感情或许并不深,可兄长不应该瞒着我布下这等惊天大局。” 尚可年没有想到他居然瞒着自己做出了这等大局,而尚克勤抿了抿唇:“你并未去玉门关。” “是啊,我就像是一个傻子似的去给你找强援去了。”他顿了一下,声音饱含自嘲,“可谁能想到表兄还是摆了我这么一道。” “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我只是不愿意让你难做。”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让我娶了她?”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若是没有慕容青莲提醒的话语 ,他怕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挖不出慕容青色那隐藏在暗中的身份,可也正是因为知晓了慕容青色的身份,他不得已走上了这条路。 “我想离开。” “去哪里?” “有天地的地方就有我的去处。” “……好。”知晓他去意已决,所以就算在这个用人之际他也没有阻拦,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叮嘱了一句,“离开的时候同母亲说一声,就算我对你不住,可母亲这些年对你尽心尽力,对得住你了。” “嗯。” 大楚和燕王府联手西夷自然是节节败退,而趁着两军交战的空挡言梓陌直接回了京城,她现如今最想要做得就是寻到自己的母亲。 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西夷王被当成丧家犬追赶的无处可走时,京城也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那九阙深宫居然走水了,而且火势大的惊人,这一场大火可以说夺走了不少人的 生命——同时也夺走了简蕴娉的生机。 当上官雅看到密室那早已经辨不清真假的尸身时脸色异常的难看,永和帝为何派出那么多的人还没有寻到简蕴娉,那是因为她直接将人藏在了自己寝宫的密室,可谁能想到 居然有人闯了进来杀人放火。 ——到底是什么人,将自己放在烈火上烤? “给陛下去信吧!” 这里的消息不论如何都要说给永和帝听得,让他也一早有一个准备,而她自己则开始寻思后路,只是思来想去也不见一个齐全之策。 上官雅想要将这消息瞒下来,然而这幕后之人明显想要将事情闹大,所以当言梓陌踏入京城的时候已经流言四起,她自己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 一口气没有撑过来,嘴角的血直接喷了出去,而人也明晃晃地昏了过去。 言梓陌不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而她踉踉跄跄地朝着门外走去的时候,却见一个满是白发的人痴痴傻傻地站立在那里。 “你……” 她没有想到自己远在西夷的父亲也会赶回来,也就是说这一消息早就传了出去,自己得知的时间点算是最迟的了。 “我想将她带回来。” “她不会愿意。” 这是父女二人多时未见之后的第一轮博弈,最终还是以言律的缄默为结局。简蕴娉走得极为简单,言家的人和简家的人亲眼看着言律一点一点将她埋葬,虽然早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容颜,甚至狰狞可怕,可他却一点都不感恐惧。 只是在摸到她的手骨指时,言律的眉头紧紧拧了一下,而此时远在不远处一个戴着斗笠的男子朝着身侧同样戴着斗笠的人笑道:“他如今这副模样,你心中可畅快?” 似乎也没有指望她能回答自己的问题,那斗笠人自顾自地说道:“该见的人都见了,我送你离开吧!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不过是言律的痛苦,和你本身没有关系。”他顿了一下又道,“再者说,你应该要感谢我,否则现如今还要被她困在深宫内院。” 那一日过后言律直接将平西侯府的位置传给了自己的嫡长子,而他自己则也消失不见了踪影,有的人说他因为情伤远走他乡,有的人说他已经远遁红尘,更有离谱的说他为简氏殉情而亡……至于这具体的原因,没有几个人知道。 而上官雅则被废掉了皇后之位,终生监禁在冷宫之内,这也算是永和帝给言家的交代。 倒是燕王府和大楚打败西夷之后又开始针锋相对,最后在陕城的争夺战上更是死伤无数,就连主将谢谨言也在对战中没有了踪影。 刚开始的时候永和帝大发雷霆想要去寻人的踪迹,可陕城那地方山高沟深,有的地方更是水流湍急,他从那万丈深渊跌落很难有机会生还。 言梓陌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正躺在躺椅上假寐,听到那消息神情微滞了片刻,等内心的波澜慢慢减弱这才将那回禀的人挥退,而她自己也睁开了眼睛。 “死了吗?”她低喃的声音像是魔音一般在那空荡的空间里面转悠,最终只见她又轻嗤了一声,“这样结束了也挺好。” 三个月后言梓陌给谢谨言举办了丧礼,而前来吊唁的人确实不少,毕竟他是为了保护大楚而亡,在人们眼中是了不起的大英雄。 ——不管是真伤心还是假忧伤,来得人一个个都悲伤无比。倒是萧千城前来的时候神情一直绷着,上了香之后才朝着一侧的言梓陌看去。 “听说你怀孕了?” “……” 言梓陌恨不得直接将他的嘴封上,自己怀孕的事情一直瞒着众人,甚至想过将这不孝子直接扼杀在肚子里面,然而谁能想到萧千城居然会大大咧咧地说出来。 ——所以,这谢家有他的内应? “你前一段时间为了他远赴陕城,如今怀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谢大人也算是留下了血脉。” 言梓陌远走陕城的事情有不少人知道,如今他怀孕除了少数几个人其他人倒是也不会 怀疑这孩子的来历。所以当听闻谢谨言还有子嗣留下来的时候,众人看向言梓陌的眸光都不一样了。 公里的永和帝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直接赐下了爵位,而这爵位却带上了一个‘卫’字,不少人都以为是因为谢谨言卫国有功所以给他儿子赐下了这样的爵位,可唯有少数人才知晓这其中隐藏的深意。 三年后,一个大雪纷飞之日。 言梓陌瞅着在雪地中跑得小团子终究是叹了一口气,原本以为这小家伙和上一世一般应当是一个白眼狼,谁能想到这一口一个娘亲唤得,她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要融化了。 现如今的他终归不是上一世那个周身尖锐的卫国公世子,而是她言梓陌亲手带大的儿子。三年了,不见那个人的些许消息,看来是真的死绝了。 ——一时间难免有些叹惋。 就在她叹息的空挡,忽然见小儿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干嘛,你快放我下来。” 听着儿子的声音,言梓陌第一时间顺着他刚才堆雪人的地方望去,只见那里已经多了一个身长如玉的身影,他看上去清俊不凡,岁月并未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了。 望着两张异常相像的脸,她直接闭上了眼睛装死:果真是祸害遗千年。 (全文完!)

章节目录

侯门美人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灵山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雪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娘并收藏侯门美人骨最新章节